失落沙洲

入夜突然就下雨了,於是就不自覺想起你的那一天。

那天你還是高中一年級,從火車站走出來,獨自走上了熟習又彷彿陌生的小路。雨突然下了。
有一頂當時高中生的大盤帽,還有一件不算太薄的外套,你沒怎麼想就沿著小路走到那個地方。草更長了,但是碑上血色的字跡還是一樣溫柔又猙獰。溫柔的是名字,猙獰的是永遠的告別。
江淹說「黯然銷魂,唯別而已」。多年讀後始覺愴然。
是的,那年你告別了青春,我依然記得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