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我不明白

十六那年當然不知道六十這年是這般境況,就算偷偷看到了答案多半也不會相信。六十這一年回想十六那年,該忘記的沒忘記,該記得的也不記得。

十六那年初進紅樓,上學總是要走很遠的一段路,從靠近中正橋的廈門街底走到重慶南路三段的盡頭,經泉州街到寧波西街,從學校後門進入。

有一日下課後在南昌路遛達,準備吃晚餐。遇到一個年紀略大於我的年輕人看看我的制服,就開口跟我借錢。光天化日之下,我也沒敢拒絕。開口要借五十,我只有一張一佰元鈔票,他老兄十分仗義的幫我跟店家換了兩張五十元鈔票,一人一張。他還跟我保證一定在下週一歸還,果然有江湖義氣。我還真的老老實實去等了一陣,直到學校敲鐘,準備關後門,我才急忙跑進學校。

四十四年的時間,累積了這些個不知道來由的行李,讓自己變得十分笨重。無論是從生理到心理。行李本身也挺無奈,跟著個主人一路坎坷,有志難伸。

那還是聽歌吧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