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包

那兩年,每年都飛了一百趟以上。從台北到上海,到北京或深圳,回到台北,繼續下一次飛行。有時半夜醒來,看看周圍要想想才能知道現在在那裡。不知道下一次登機是幾點,不知道下一次落地是幾點? 不知道下一餐是在那裡吃? 有時候有同事一路,多半是自己一個人。

我恆常背著一個背包,背包裡有一部筆電,也許一本推理小說,兩三套換洗衣物,逢山開路遇水搭橋,想像自己像一個清末闖關東的拓荒者,一種義無反顧的悲涼。

班機幾乎從來沒有準時過,有時候在機場還會發便當,曾經吃過兩個。有幾次登機完成,綁上安全帶,睡了一覺醒來,飛機還在停機坪上。

在機場候機時我不免會想,這些旅客是為什麼旅行呢?想想後不禁笑了,就是跟自己一樣啊…為了一個可能的客戶,為了一個可能的擁抱,為了一個想像的未來。

出差於我不僅是一種脫離軌道的自由,還讓我因環境的巨大變化與外面的世界有了對話。對話常常就是一句平常不會用的話,細想這句話也是夠沉著,一生躲在我的腦海或心底深處,只有在完全無法預期的時候才匆匆浮出海面,然而此時此刻沒有這句話又不足以形容。也許我也要學習這種流星般的沉著,飛行於黑暗的宇宙,一無平仄跌宕,也一無執著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