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關風月

那一年,我飛了一百次以上。從台北到上海,到北京或深圳,回到台北,繼續下一次飛行。

有時半夜醒來,看看周圍要想想才能知道現在在那裡。不知道下一次登機是幾點,不知道下一次落地是幾點? 不知道下一餐是在那裡吃? 有時候有同事一路,多半是自己一個人。

在機場候機時我不免會想,這些旅客是為什麼旅行呢?想想後不禁笑了,就是跟自己一樣啊…為了一個可能的客戶,為了一個可能的擁抱,為了一個想像的未來。

不再旅行之後,我發現自己移動的路線非常固定,半夜醒來在同一張床上,唯一提醒我曾經旅行的是,微信裡幾佰個記得與不記得名字,和已經沒有人發言,卻捨不得刪除的群組。

以前詩人的鄉愁是一張車票,或更遠些是張船票,今人的鄉愁則是一路打卡,被百度或谷歌沿途追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