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在三月

她是南方的女孩,他沒有的特質她都有。陽光,開朗,笑起來很燦爛。有個喜歡的男生在新竹清華。

不知不覺他們就走在一起了,一起讀書一起吃飯。他還天天往她的信箱塞信,她也是,她的字方方正正,沒有嬌婉柔媚之氣。是不是戀愛呢?他以為是。一直也沒有勇氣問她到底喜歡誰?

那一年如果沒有她,他應該走不過那段放逐般的日子。她知道他要重考,也許是發自本質的善良,她始終陪著他。他把她的溫柔解釋為愛,覺得很幸福很自在。

決定有所表示,送了她一束白色的菊花,代表對愛情的堅貞。她生氣的把花丟在河裡。

重考前,他們在學校後方一條隱密的小路上坐著,撐著一把傘,雨默默的落著。一句話也沒有,她也許在等著什麼,他想。

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。她最後說:「走吧」。

#####

回到台南鳳凰花城,繼續行屍走肉的大學生活,基本上他不讀書,除非點名絕不上課,只是虛耗著玩樂團。在吉他社晃了一整年,也有了自己新的樂團。反正微積分,物理學都學過了,考試也都能應付。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中文系和數學系。

那年的聖誕節,他給她寄了張卡片,她沒有回,他想想應該是沒有繼續的可能了,卻還是保持頹廢。

學長終於看不下去,要他把那一年裡她丟在信箱裡的字條一張張攤平,一張張讀一遍,然後撕掉,第一張真的撕不下手,第二張容易些,慢慢就沒感覺了。像進行一個祭典一般,最後學長用火柴點了一把火,把紙條全部燒掉。

泡沫瞬間破滅,奇蹟般的他就活過來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