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亮以前說再見

夜已經深了,兩個人坐在音樂系館的台階上。不遠處有同學還在練習吹中音號,運氣自如,顯然很有把握。

她想起初中時和他一起參加作文比賽,還是問了他怎麼寫的? 他就開始描述跟媽媽一起做包子的事,說得很細膩,從怎麼揉麵團,怎麼拌餡,怎麼摺麵皮,沒聊完她就知道自己為甚麼當年輸了?

他想重考,她陪他走了一路,幫他復習,甚至放下自己的課業,幫他畫圖學的期末作業,幫他混過了在大度山這一年,成全他的任性。他勉勉強強參加重考,糊裡糊塗考上更南方的大學。今日一別,彼此都知道相見並不容易。

最後她問他接下來的計劃?

他說:「天亮就走。」,他不完全懂得她的話。

「身上錢夠嗎?」
「搭慢車就可以。」
「別忘了我還在這裡。」,他終於明白她想問什麼?

遠處吹號的同學走了。沒看著她。很久之後,他才說:「我也許不會回來了。」

沉默了大半時候,宿舍就要關門,她等著他再說些什麼,或做些什麼? 然而他依然像高中去她租屋處聽唱片時一樣,靜默寡言。

一輪秋月皎潔,耐心的陪著他們。天終於亮了,他起身告別。

她沒有哭,一直忍到走回宿舍的路上。哭完才進宿舍。

她並沒有看見他轉身時的淚光。那天的清晨極涼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