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個世界相遇

初中畢業後的三十年同學會,她又見到他。

人好像開朗了許多,這麼多年也應該改變了吧。他走過來很溫暖的問了她現在過得如何?

她告訴他現在一個人跟孩子住在淡水,在親戚家幫忙。應該聽出來些什麼,但是他只說:「很好。」

「還好。」

「以前常到妳租房子的地方聽西洋歌曲,那些唱片妳還留著嗎?」

「早丟了吧。」

她不明白他,他也裝作不明白她。其實她還留著一張,那一張上有他喜歡的一首歌。只是她不想說。她還留著他的高中外套。給他的高中書包可能他忘了吧?

初中畢業後的四十年重聚,她拿著一個信封給他,要他回去才拆開。回到家裡,打開冰箱,只剩下一瓶青島啤酒和幾根更乾了的蘿蔔乾,一個人的日子只能如此將就吧。

「這兩張電影票是為你準備的,你反正是一個人,我也是。你好好想想吧…」

還想什麼? 他拉開啤酒罐,咕嚕咕嚕的灌了起來…

像汪洋大海的兩條魚,相遇是必然的偶然,也是偶然的必然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