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明與春嬌

那一年的冬天,他等到了她的一封信。前一年他們都是初三,一起參加國語文競賽,也許說過幾句話,說過的話一定是當時擠出來的,因而完全不記得。

從畢業紀念冊找到他的地址,坐在租處的書桌前恭恭敬敬的寫了一封信,為防她的家人拆信檢查,裡面的文字應該也是平淡如水,滿懷希望的寄出,於是靜靜的等待。

這封回信的信紙,經過她的纖細摺疊,穿過幾十公里,從一個綠色的郵筒來到他的信箱,他小心翼翼的拆開,攤平,翻到背面。

一字全無,像極了十七歲該有的初戀。開始是困惑,既之為難以置信,最終是感到一種無奈。想了幾個成語揣摩她的無字天書,華枝春滿,天心月圓,廓爾亡言,真淡如水也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