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日冷冽

年輕的時候,所有的歌都有一種與現下情感相連的脈絡,都跟某位有緣無分的女子有關。隨著年歲漸長,聽歌的心情慢慢變了,關注的是歌者對歌的詮釋方式,關注的是歌詞對心理狀態的描述,進入一種不是山,不是水的境界。

初老聽歌,由於生命歷練的加油添醋,自以為是的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,其實只是初識綺羅香。

人生本該緩緩道來,無奈眾生多半囫圇吞棗。我何嘗不是。

蔣捷的虞美人詮釋得好。

#少年聽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。
#壯年聽雨客舟中,

#江闊雲低 斷雁叫西風。

#而今聽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也。

#悲歡離合總無情,

#一任階前 點滴到天明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