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源潮

無論坐那一列火車,那一班飛機,一定有起點有終點。職場怎麼就不會有呢?沒有下不完的棋局,沒有不能被犧牲的棋子。

年輕時可能是兵或卒,只能拼命向前。慢慢的隨著經驗成長,開始扮演車馬炮的角色。自由度增加了些,也有了些新的遊戲規則要遵守。是攻是守,還要看將帥如何差遣。在這個你來我往的過程中,刀光劍影裡少數人可能勝出,多數人則只能是一將成名萬骨枯的枯骨。

人生的前半段勇往直前,後半段是要如何見好就收,急流勇退。

一切都要從人性尋找答案。

做自己會感動流淚的工作。

然後你可以大大方方的做一個職場的窗邊族,擁有最好的角度看夕陽,說我確實努力活過。

年齡是一種專業經理人的原罪,職業球員也是。職業球員的薪資極高,職場生命通常不長,像流星般閃耀的劃過天空歸於消逝。今年暴龍的板凳球員心情應該很複雜,就算得了冠軍,勝負與自己無關。這種冠軍戒指,戴或不戴都很尷尬。

人生的悲劇已經夠多,不要再灑狗血,不要再發雞湯文。守住為數不多的時光,為自己做詩寫歌吧。聽聽自己與自己的對話,是在夕陽如此悠然的黃昏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