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和妳去吹吹風

張愛玲在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中說:“也許每一個男子,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,至少兩個。

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還是牀前明月光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,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。”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