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問來處 只道尋常

那年的父親節,清晨有一個晃得挺有感的地震,東南方有一個據說要變成超級颱風的熱帶氣旋撲向台灣。

三個女兒,一個女兒傳了應景的訊息給我,另一個在手術室忙著服務廣大人民群眾,還有一個在實驗室裏不知道何時脫身?

晚上突然接到以前工作的研究院老友電話,語氣真摯一如往昔,談到了他聽到中廣跟飛碟的新書報導,最後語氣有點沉重的帶了一個同事登玉山心肌梗塞的不幸消息。當事人大概是跟我同期進入院內,都是挺能渾水摸魚的角色,幾日就混得很熟,二十多年不見,往事如煙卻歷歷在目。

約了在告別式上見面,這是那門子的久別重逢。掛了電話,我的淚不禁滴了下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