惘然與枉然

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

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託杜鵑。

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。

此情可待成追憶?只是當時已惘然。

初中的時候,國文老師教我們學這首李商隱的錦瑟。當時大家都還是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孩,估計也是似懂非懂。

師曰,惘然與枉然一字之差,文人雅士在此與凡夫俗子走向兩個境界,高低錯落,山水轉折,傷而不哀,歎而不怨,是人生真功夫。

在青春蕩漾的年華,這幾句詩詞幾度自況,也與古人唱和兩句,都說李詩隱晦,以為其實只是境界未到罷了。

初老再看紅樓,實屬多餘。人生殘局雖多,勝負難判,秋夜晚風,惘然未必枉然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