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

她留了語音訊息在微信,有點自責有點急,約了碰面的地方在五環外的望京,離她工作的地方近些,雙方都沒去過,因而有冒險的意味。她說找不著停車的地方,他則留言說他已經到了。

他選了一個靠樓梯的地方,可以第一眼就看見她上來。在腦海中複習著這些年反覆複習的畫面,初見的驚喜,再見的傾心,不復再見的悵然。

她終於來了,帶著孩子氣的一點懊惱,他則有意以初老男子的從容掩飾自己的期盼已久。他們互相不經意的吐露各自的煩惱,與只肯跟對方說的心事。

他像一棵癡情的樹傻傻的聽,她則像天空的流雲訴說著柴米油鹽。他於事無補的回答只是不想讓她說得太累,或者他想看她靜靜看著他的表情。

他留下了她的聲音和影像,兩人像朋友般告別,他握住她的手,她的手很冰,他的微冷,是第一次,也許也是此生唯一的一次。

江湖路險,互道珍重其實是一種多餘的矯情,他依然會站在原處,她依然會是流雲經常劃過他為她留下的一頃藍天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