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見青春

那天妳突然隔著太平洋傳訊息給我,說到妳在看歌劇「浮士德」時淚流不止,突然一陣心痛,既不知道妳為何淚流,也不知道歌劇為何?

告訴妳第一次遇見時即刻意保持距離的原因,妳也許懂得,多半妳不是真的懂。我們這一代的人被人生教育得必須隱藏情緒,知道得不到的,最簡單的表達就是我不喜歡。

感覺妳似乎有些獨自芬芳的落寞,因而嘗試安慰妳,也許這些話四十年前就該說,晚了這麼久,我幾乎忘了妳的模樣。

騙妳的,我真的依然記得妳慧黠任性的模樣,即使已經忘了當時自以為是的青春。時光荏苒,回到當初我依然只能說我沒有,我不是,我不在乎。

沒有妳的出現,我的青春會有一大片留白,猶如被某種原因撕破的日記本,消失的那幾頁都是與妳有關。只有撕的人明白實情,總是不願說,不想說,不能說。

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

羅衾不耐五更寒。

夢裡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

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

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
李煜《浪淘沙令·簾外雨潺潺》

初中時國文老師教了我們這首李後主的詞,那時候不明白以後會想起誰?

幸好再遇見了妳,一切似乎也就清楚的有了歸處。撕掉的日記就用這一段貼回去好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