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女孩對我說

有人問我,時間都這麼久了,還寫這些有什麼意思?不過仔細想想,這一輩子也沒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,跟地球上另外六七十億人也無不同。往後餘生,也再也不可能有當年雪月風花的勇氣,記錄一些歌跟心事既無法說明什麼? 更不是要跟誰交代。

蟬鳴之後,留下一路淒切,對得起當時佇聽的樹與經過的雲就也可以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