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我不明白

那一年我到倫敦,帶著幾卷錄音帶,這是其中之一。

多年之後,我到了北京,胡同開始拆了,高樓像種稻子一樣,那時北京只認識一個鐵哥兒們,這首歌還是縈繞在我的腦海。

又過了許多年,再到北京,胡同走入歷史,認識的人已經從月壇南街搬走,到了五環不知道地址的某處,這首歌沒有了當年的歡暢,於我只是三十年流水年華。

不明白處也就不明白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