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win’ In The Wind

屈原。離騷。
「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」

今天南下嘉義,參加了吳昇教授的一場技術饗宴洗禮。幾個展示雖然都是驚鴻一瞥,卻頗有驚艷之感。

高中三年同班,沒看他拿過書本,更常見到的是他跟這個同學,那個同學在下象棋,多年後我看到阿城寫的《棋王》,心中立刻浮現的就是他瘦弱的手執棋的記憶。

其實他並不瘦弱,高一時國文老師在課堂上花了十分鐘,用極其浮誇的語氣稱讚我們時,他站起來質問老師,「妳說我們優秀,那妳說說我那裡優秀?」。當年這種行為叫做《公然侮辱師長》,他因此被記了大過。

我經過訓導處走廊,看到他站在外面「候審」,神色自若。我問他需要我陪他嗎? 他搖搖頭,我默然走開。

台大資工畢業後,出國進修,回國之後他開始設計《搜尋引擎》,一頭栽進去,一做三十年,無怨無悔。我完全不意外,他從來就不需要他人的掌聲來驅動自己內心的火焰,那群人都是這樣。

數十年磨一劍,初心未改猶似少年,是現在學術界少之又少的孤獨遊俠。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,如藝術家對美的極致追求。

台灣何其有幸,因何因緣有大師如此? 雲說她不知道,還是問風吧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