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裏不知身是客

連著兩週接受廣播電台的專訪,前一家很神祕,大門緊閉,要按門鈴才能進入。門口負責洽公的年輕人,一看就知道是替代役的人員,因著某個不清楚的原因來到這裏。

主持人是位年紀也許略小於我的女士,嫻熟世事,雖然是初次見面卻不顯生疏。她顯然是做了充分的準備,書的內容看得極細,對作者而言,這是最美好的恭維。因此訪談的質感極佳,問者深入淺出的問,答者兵來將擋的答。

出於女性的直覺與敏銳,她問了書中出現的某個浪漫情節,我說是純屬杜撰,她笑笑說不信,我只能行雲流水般敷衍。

另一家則是知名電台,知名主持人,一來一往,倒也中規中矩,結尾的問題是,台灣的年輕人如何面對詭譎的未來。我的回答是,台灣就像一個溫水游泳池,年輕人不妨學習我們的老祖先,再度橫越黑水溝,到祖先們出發的地方尋找自己的舞台。

在變成青蛙之前。

李煜。浪淘沙。

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羅衾不耐五更寒。

夢裡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

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

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