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曾相識燕歸來

Artur Rojek – Cucurrucucú Paloma

很難解釋為何一首歌,一本書或一部電影對一個男人的影響。在生命的一些關鍵時刻,一首歌的某段旋律,一本書裏提煉的幾句話會出現在實際場景,或者電影裏的某些對白,某些畫面有似曾相識的感覺,於是我們不覺深深悸動。

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影響則更加複雜,簡單的說,如果沒有這些生命中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啟發,撫慰,或者折磨,甚至敲打你的女人,你很難成為真正的男人,我是這麼認為的,也是這樣走過來的。

一個男人最需要感謝的是生你育你的母親,既之是陪你風風雨雨走過半生的妻子,另外是讓你心心念念難以割捨的情緣,無論深淺。

曹雪芹可能同意我這個觀點。

[晏殊,浣溪紗]

一曲新詞酒一杯,去年天氣舊亭臺。
夕陽西下幾時回?
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。
小園香徑獨徘徊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