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書賊的自白

前幾天,我偷的第一本書的作者走了。

還記得當時讀這本書時才十六歲,是個剛到台北的寂寞少年。從寧波西街的學校後門出來,右轉就是重慶南路,在回廈門街 123巷的路上,有一間不是太起眼的獨立書店,它站在那裏,只有一個店員,說她是店員只是也找不到更好的說法。

店員有時是年輕的女生,有時是中年的媽媽,共同點是忙著自己的事,你就自在的翻你的書,她們也不招呼你。

我通常可以站一個鐘頭,把一本不太厚的書讀完。因為沒有人盯著,有時不免起了賊心,得手之後,還氣定神閒的待一陣子,確定一切無虞,再從容的把上次偷來的書放回去。這種無聊的遊戲玩了幾回,有一次年紀跟我媽媽差不多大的阿姨,看看我的制服,知道我才高一,緩緩的跟我說,

「同學,你書放回去都亂擺,以後直接給我就好。」

「孩子啊!書要讀進心裏才有用。」,她又補了一句。

這本書是讓我在黑暗的江湖行走中,始終隔幾年就要翻翻的書。為了紀念當時人們的寬容與善良,如果你竟沒讀過,應該去書店,找到這本書,把它帶回家。

感謝林良先生,感謝「純文學」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