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光的男人

最近感觸最深的是,前幾年在大陸奮鬥了幾年的公司垮了,老闆因帳目不清而鋃鐺入獄。

我在寫過的一本書裏是這麼描述的,

老闆很大器,相貌堂堂,約我到深圳面談,當天就給我 offer。公司總部在深圳南山區,二十年前我來到深圳時都住在華僑城附近,這一帶還是未開墾的不毛之地。全公司平均年齡三十五歲,我的加入讓全公司這個數字拉高了一些。老闆笑稱我不是「古董」級別,是「骨灰」級別,倒也十分符合事實。

老闆是個讀書人,也是一個精明的生意人,酒量深不可測,是可以談心事也可以談國事的明白人。老實說我們專業經理人這一行,最怕的就是遇到糊塗的老闆。我不是諸葛亮,但是是遇上一個明主了。

既然是明主一定是手下戰將如雲,謀士如雨。我特別享受這種能打能殺,能吵能喝的氛圍。當時不只我一個台灣來的高管,人人都是抱著「男兒立志出鄉關」的豪情壯志前來一展抱負。

當時有一句公司的口號,「心所想即是未來」。而今灰飛煙滅,人走茶涼。機關算盡太聰明,反誤了眾家兄弟性命。是非對錯各人心中有數,人終究還是本份些好,不過聰明人是學不會的。

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」,老子說得很直接。我們卻只有在自己的生命或別人的故事中才能一點點體會。人說自己是萬物之靈,就同時逃避不了在現實中忍受痛苦的脆弱。在電影中,隨處可見人性的善良與自私,像銅板的兩面,提醒我們在看到正面時別忘了反面,看到反面也別忘了有正面。

真實與虛構之間,是每一個人每天要面對的日常,人的心靈對日常的感受產生一種落差,有人依然十分敏感,多數時候我們已經麻痺。

世間從來不會缺少悲劇,只是我們用了一種類似美肌效果般的手法,欺騙了自己,天真的告訴別人什麼是正能量,甚至自以為是的正確目標。

最近在臉書看到一篇文字,談到矽谷的「Hotel 22」。一群矽谷的邊緣人,花兩美元,可以搭一路最遠的 22 路公車,車程兩個鐘頭,晚上可以在車上睡兩小時。八九分鐘的影片幾乎沒有對白,只有幾處與時間相關的字幕,標示這些夜晚在城市流浪的人上上下下。

新的一年,期待自己可以用更加細膩的心和溫柔的眼睛,體會無常世事要教我的人生真相,而我必須跟時間賽跑,努力學習,真實記錄。

孔尚任在「桃花扇」裏有一首千古絕唱,人間事成王敗寇,豈是戲言。

俺曾見,金陵玉樹鶯聲曉,

秦淮水榭花開早,誰知道容易冰消!

眼看他起朱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。

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過風流覺,把五十年興亡看飽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