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情路夢

生命的歷練起伏太少,為賦新詞得聽些傷感的歌才能擠出一筆愁字。現在下雨也行,不會有結果的戀愛年輕時有效,現在還不如一場暴雨。暴雨之後,地面灰塵少了,有些新的對白才會像公園裏的綠地長出新芽。

旅行最好,不同的人,不同的事物讓我必須有所反應,像高鐵上高聲談論公事的男人,與嗓音尖銳的女生,窗外綠意盎然的南方田野,錯落不協調的感覺造成幸福的反差,一切顯得真實。

悲歡離合的真實意義對路過的人而言只是匆匆一瞥,你又何必那麼認真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