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輪明月

昨天可以說是幸福的一日。

盛夏小學同學會,與五十年不見的許義宗老師見了面,老師依然精神鑠鑠,鏗鏘有力,童詩童謠創作力不減當年。自己對文學的啟蒙正是源於恩師當年的教誨,那時還是個國小五年級的小學生,開始對外面的花花世界感到好奇,當年的許老師在國語的課堂上開啟了一個文學的窗口,讓我敢於探頭到窗外一窺天下究竟。

五十年前,抱著老師的肚子,坐在他的摩托車上,到桃園參加作文比賽。從鄉下到城裡有十七公里,一路師生無言,老師只是叮囑我要抱緊不要摔下來。我很慶幸,幾十年來自己並沒有忘記老師暖暖的背與殷殷的期望。

在後來的幾年,我囫圇吞棗似的讀了大量鄉立圖書館的書,管理員阿姨特別允許我到書庫裏坐著看書。當時還沒有電腦管理系統,一般民眾借書通常要先用書卡找書,我則可以一本本到書庫裏翻閱,真是無比的幸福。

年紀有了,兒女有了,成功的經驗有了,失敗的體驗有了,時間完全可以把我們釀造成一個有韻味的人,只需要一點點酵母。那一點點酵母是什麼呢?

後來的發現是來自於父母或師長,在成長的過程中有意或無意撒在心田的種子。那些種子在我們成長中,有些發芽得早,有些發芽得晚,但是遲早會用它獨特的方式成為一堆蔓草或成為花朵,甚至成為參天大樹。

於是更謹慎自己的言行舉止,希望不要留下一些荊棘在別人心中成為羈絆。

酒要一段時間的醞釀,人生的甘醇也需要時間的沉澱,時間的魔術師總能夠留下真實,讓我們覺得不虛此行。

謝謝許義宗老師。猶如一輪明月,陪伴我走過青春的無知歲月與漫漫一生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