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決芳華

回到台南鳳凰花城,他繼續行屍走肉般的大學生活,基本上他不讀書,也不打麻將,除非點名絕不上課,只是虛耗著玩樂團,看自己想看的武俠小說。靠著在大度山學的一點功夫,在吉他社晃了一整年,也搞了個自己新的樂團。反正微積分,物理學之前都學過了,考試也都能應付。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中文系和數學系。

學長終於看不下去,要他把那一年裡她丟在郵局信箱裡的字條一張張攤平,竟有百來張,一張張讀一遍,然後撕掉,第一張真的撕不下手,第二張容易些,慢慢就沒感覺了。像進行一個祭典一般,最後學長用火柴點了一把火,把紙條全部燒掉。

奇蹟般的他就活過來了。

最近聽說那個走過上百遍的郵局要移走了,他覺得該去看看。也許帶上兩個杯子,一瓶高粱,來者可以說上一個故事就可以浮一大白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