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衣書生

「素書樓」其實很近,只是一直有這樣的理由那樣的理由沒有過來拜訪。

往小屋可以拾階而上,或者選擇另一道緩坡。我想了片刻還是選擇了緩坡,但是必須留下石階的影像以示不忘。

錢穆先生是一個上個世紀的讀書人,換了在那一個時代都是當代瑰寶,可惜在那個年代讀書人貶值得厲害,無論是在海峽的這一邊或者是那一邊。

在素淨的書齋沉靜的片刻,看著窗檽外的修竹綠意,哲人日已遠,思之泫然。

布衣猶在,人間已無青花瓷。

菊花尚存,江湖或有賣花郎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