唱一首歌

他說:「觀念就是桎梏。」

喜歡他和瞭解他是兩件事,對一個忠於思考的人,掌聲恰到好處就好。他想做到的只是不要迎合市場與世人的庸俗。

土壤是大多數植物的必須,一方土養一方人,人也是如此。觀察「朴樹」現象,也許大多數人是把自己未能實現的理想或夢想寄託在他身上,而這恰恰是他想逃避或拒絕的人間。

這樣的人歷史上一直都如流星般閃亮,也如流星般易逝。屈原先生就是。

《離騷》

亦余心之所善兮,雖九死其猶未悔。

大家千萬不要以為他跳江是一時衝動,看官仔細讀讀他編輯的九歌,就知道這哥兒們其實是戰國時期的方文山。二三十歲就在楚國搞白色力量,是戰國時代有名的憤青,不受楚王重用,流放到漢北,寫了離騷,好不容易楚懷王回心轉意決心抗秦,任屈原為三閭大夫,派屈原去齊國討論如何合作對抗秦國,可惜大勢已去。

他撐到秦國攻下郢都,六十五歲高齡抱石投汨羅江。悲壯則悲壯矣,其實無濟於事。

我們來看看司馬遷怎麼評價屈原?

《史記。屈原賈生列傳》

屈原至於江濱,被髮行吟澤畔。顏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漁父見而問之曰:「子非三閭大夫歟?何故而至此?」

屈原曰:「舉世混濁而我獨清,衆人皆醉而我獨醒,是以見放。」

漁父曰:「夫聖人者,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。舉世混濁,何不隨其流而揚其波?衆人皆醉,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?何故懷瑾握瑜而自令見放爲?」

司馬遷借漁父之口,說出了他的觀點。

夫聖人者,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。

秋天來了,冬天還會遠嗎?加件衣服吧!也許沒那麼瀟灑,但是還有明年的春天啊!重點是要活過今年的冬天。

《老子道德經》

希言自然。故飄風不終朝,驟雨不終日。孰爲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況於人乎?

江湖行走既要有履霜堅冰至的直覺,也要有驟雨不終日的堪忍之心。最近聽了一個精彩的演講,演講者說了一個土耳其的諺語,大意是如果發現這條路走錯了,無論已經走了多遠,都要立刻回頭。

流星雖美,留給我們的多是未完成的心願。疾風知勁草,諸君共勉之。「勉」字在此究為何意,請看「說文解字」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