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首歌

  晏殊《浣溪沙》

  一曲新詞酒一杯,去年天氣舊亭臺。夕陽西下幾時回?

  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。小園香徑獨徘徊。

  ###

  再尋覓到她的消息已經是多年之後。在這個人與人來來去去的濁世裏,偶遇和分別像是銅板的兩個面,翻來覆去的重複著。

  遇見時兩人風華正茂,重逢時俱已花甲。彼此之間有許多當時在大度山認識的朋友,他知道她後來經歷了許多事,他無從仔細一探究竟,也彷彿沒有必要。她多少也知道他一些事,當時既然沒有追問,今日再問恐怕也是多餘。

  好不容易她終於回到台北,一杯咖啡喝了很久,從八十五度C到室溫其實花不到一個小時。兩人繞著一個話題轉圈子,最後他突然說了一句話,

  「妳欠我的什麼時候能還呢?」

  她似乎早就知道有此一問,

  「更早之前,你先欠我呀!」

  他突然想起「未央歌」裏的情節,原來小說寫的不全然是虛構的,現實人生也不斷的上演類似的情節,只是對白換了,說故事的人總是任性的加入自以為是的詮釋,企圖讓自己留下些印記,讓彼此在多年咀嚼後漸漸明白。

  分手時他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,兩人都沒帶傘,雨鵝毛般飄著,終於他鼓起勇氣伸出一只手,她猶豫了幾秒鐘,也伸出了手。她的手比他多年來的想像還粗糙,興許是受了一些人生的苦;他的手則比她的預期要溫暖幾分,這種溫暖本來是屬於她的,只是當時她渾然不覺。

  手牽著手走了一小段路,雨停了,兩人在捷運入口停了下來,進站之後她要轉高鐵回去嘉義。他鬆開了她的手,看著她的背影直到她終於轉身微笑。

  此去經年,他和她都還記得那個轉身,還有她一如綠衣少女般的微笑。

  ###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