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鳥和蟬

你說青澀最搭初戀
如小雪落下海岸線
第五個季節某一天上演
我們有相遇的時間

你說空瓶適合許願
在風暖月光的地點
第十三月你就如期出現
海之角也不再遙遠

你驕傲的飛遠我棲息的夏天
聽不見的宣言重複過很多年
北緯線的思念被季風吹遠
吹遠默念的側臉吹遠鳴唱的詩篇

你驕傲的飛遠我棲息的葉片
去不同的世界卻從不曾告別
滄海月的想念羽化我昨天
在我成熟的笑臉你卻未看過一眼

雨對我經常是靈感的觸媒,下雨天最適合的就是躺在被窩裡與心愛的人細雨般纏綿,其次的選擇就是獨自坐在咖啡店等待靈感突然來臨。

最近對文章所謂經國之大業,不朽之盛事有些排斥,發現自己高估了自己,也低估了寫作如野豹美麗花紋之傲慢與難以捉摸。

美麗的捕捉既需要耐性,更多的則是緣份。有點明白沙林傑「麥田捕手」寫後的遁世,聲名對心靈狩獵一事絕對是不必要的雜音,於是可以試試在雨中的咖啡屋與靈感意外相遇。

年輕的時候,所有的歌都有一種與現下情感相連的脈絡,都跟某位有緣無分的女子有關。隨著年歲漸長,聽歌的心情慢慢變了,關注的是歌者對歌的詮釋方式,關注的是歌詞對心理狀態的描述,進入一種不是山,不是水的境界。

初老聽歌,由於生命歷練的加油添醋,自以為是的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,其實只是初識綺羅香。

人生本該緩緩道來,無奈眾生多半囫圇吞棗。我何嘗不是。

蔣捷的虞美人詮釋得好。

每個人行色匆匆,都在奔向一個自以為是的終點。於是我們走路騎車,搭捷運,搭高鐵,搭飛機,從外太空看過來,像螞蟻一樣般忙碌著。夏有涼風冬有雪,春有百花秋有月。

既然不會凌波微步,也不會乾坤大挪移,就停在此時此刻,進入屬於自己的第五個季節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