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st Dance

當主持人宣布得獎人的名字時,他的腦袋突然暫時空白了幾秒鐘。隨和的跟著旁邊的幾位一樣處境的男人站起來,相互擁抱,沒有多餘安慰的語句,顯得太過矯情。

心中想起一段旋律,他明白屬於他的 Last Dance 才剛剛開始。

流浪之歌

流浪在年輕時以為是浪漫的事,接近於自由或無拘無束。現在比較能明白,那是在流浪可以自主的條件下的不知人間疾苦。

初解文字時,當年的國文老師是一個瀟灑飄逸的學佛居士,他晚年在寺廟掛單,走的時候一席一桌一椅一碗一筷,也許對他而言,流浪並不是離開某一個實質存在的「家」。

他曾經在黑板上寫下幾句七言絕句,

眼前即芳草天涯,無如我必須勒馬;

堤岸外風雨如晦,縱一葦波上浮家。

心安之處即是家,也許他是想告訴我們這些毛頭小子吧!

我的未來不是夢

一點初心,兩袖清風,三張BP,四處磕頭。創業在什麼時候都是磨練自己的好方法。尤其是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且行且歌,且戰且飲,人生庶幾無憾。

中年創業是從小康走向赤貧的最快捷徑,這一點我深有體會。初老創業只是把餘熱最後燃燒一回,傳遞生命的火花,期待來者能少走點冤枉路。

善知識說「顺境不惰,逆境不餒,以心制境,萬事可成。」

秋天將至,享受寒冬的凜冽,元亨利貞,由剝而復,人生大美在四時有變有盡。

想清楚了,就可以出發了。

Autumn Leaves – Eva Cassidy

The falling leaves drift by my window
Falling leaves of red and gold
I see your lips, the summer kisses
The sun-burned hands I used to hold

Since you went away the days grow long
And soon I’ll hear old winter’s song
But I miss you most of all my darling
When autumn leaves start to fall

大概等了三十分鐘,處理過程不到十分鐘,然後就知道以後的每個月底存摺的進帳。走出勞保局的時候,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,勉強要形容也許像男人退伍走出營房大門的感覺。

人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盼望,因而有不同的牽掛。這陣子最牽掛的是退休這件事,人走茶涼是世間常態,苟延性命於亂世,還得中華民國政府勞保不破產才行。

過去三十年,差不多幾年換一個工作,有些是現實的無情,多半是自己的任性,時間拉長一看,好像跟現實無關,也跟任性無關,世間事成住壞空皆自有定數。

隔著幾個街區,也是九月的某一個午後,我簽了名,蓋了章,她默默地也做了相同的事。

那一天之後我好像就失去了什麼,至於失去了什麼並沒有確切清楚的辭彙可以表達。

一年又一年的這樣過去,失去的沒有遠離,也沒有靠近,周而復始。悲歡離合像是宿醉,載沉載浮的浮華世界裏,不遠不近的陪著。

像極了一地落葉後的人生,很難說是誰的責任,不知道誰會清理。無所謂的落葉還是一片片落著。

我需要好好吃一頓,好好喝兩杯。秋天的陽光依然炙熱,而我的心如落葉般終於墜落至地面。

溫柔

愛有時是問,有時候是不問,問與不問之間藏著的就是所謂的溫柔。

你有你的期待,我有我的夢想,方向不同,地球終究是圓的,也許我們在山路相逢,也許在大海相逢。相逢時也許是一個擁抱,也許是交換一個眼神,繼續各自的人生旅程。

期待找回人間最珍貴的溫柔。

唱一首歌

他說:「觀念就是桎梏。」

喜歡他和瞭解他是兩件事,對一個忠於思考的人,掌聲恰到好處就好。他想做到的只是不要迎合市場與世人的庸俗。

土壤是大多數植物的必須,一方土養一方人,人也是如此。觀察「朴樹」現象,也許大多數人是把自己未能實現的理想或夢想寄託在他身上,而這恰恰是他想逃避或拒絕的人間。

這樣的人歷史上一直都如流星般閃亮,也如流星般易逝。屈原先生就是。

《離騷》

亦余心之所善兮,雖九死其猶未悔。

大家千萬不要以為他跳江是一時衝動,看官仔細讀讀他編輯的九歌,就知道這哥兒們其實是戰國時期的方文山。二三十歲就在楚國搞白色力量,是戰國時代有名的憤青,不受楚王重用,流放到漢北,寫了離騷,好不容易楚懷王回心轉意決心抗秦,任屈原為三閭大夫,派屈原去齊國討論如何合作對抗秦國,可惜大勢已去。

他撐到秦國攻下郢都,六十五歲高齡抱石投汨羅江。悲壯則悲壯矣,其實無濟於事。

我們來看看司馬遷怎麼評價屈原?

《史記。屈原賈生列傳》

屈原至於江濱,被髮行吟澤畔。顏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漁父見而問之曰:「子非三閭大夫歟?何故而至此?」

屈原曰:「舉世混濁而我獨清,衆人皆醉而我獨醒,是以見放。」

漁父曰:「夫聖人者,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。舉世混濁,何不隨其流而揚其波?衆人皆醉,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?何故懷瑾握瑜而自令見放爲?」

司馬遷借漁父之口,說出了他的觀點。

夫聖人者,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。

秋天來了,冬天還會遠嗎?加件衣服吧!也許沒那麼瀟灑,但是還有明年的春天啊!重點是要活過今年的冬天。

《老子道德經》

希言自然。故飄風不終朝,驟雨不終日。孰爲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況於人乎?

江湖行走既要有履霜堅冰至的直覺,也要有驟雨不終日的堪忍之心。最近聽了一個精彩的演講,演講者說了一個土耳其的諺語,大意是如果發現這條路走錯了,無論已經走了多遠,都要立刻回頭。

流星雖美,留給我們的多是未完成的心願。疾風知勁草,諸君共勉之。「勉」字在此究為何意,請看「說文解字」。

平凡之路

選一首歌做為忙了半輩子的紀念是可以很重要也可以不很重要的事。這首歌四年多前就有位大陸的朋友,在那一場至今不很能理解與接受的挫敗後建議我聽聽,我聽了一遍,確實無感。

前幾天在一個很有格調的群組裏,這首歌被翻出來討論了一把,我因此就隨和的複習了一次。還是無感。

因此送給對人生即將麻木的你,反正你我一樣平凡。平凡在此並無貶義,只是事實的陳述。站起來跟趴下去也是這麽個道理,有些人努力的想說清楚這件事,但是怕被當成憂鬱症之類的,因此就曲曲折折的寫成小說,也有人寫成詩詞,也有人寫成歌。

我倒不是說這些人不對,我是認為一件事實反覆的炒作實在有欠公允。相對論你說有幾個人真的懂呢?你還是活得好好的,我也是。

你不懂我在說些什麼?這就對了。那就聽歌吧!

Lewis Capaldi – Someone You Loved

我很少這麼努力去思考歌詞與旋律的貼合度,這首歌堪稱完美。

I’m going under and this time I fear there’s no one to save me
This all or nothing really got a way of driving me crazy
I need somebody to heal
Somebody to know
Somebody to have
Somebody to hold
It’s easy to say
But it’s never the same
I guess I kinda liked the way you numbed all the pain
Now the day bleeds
Into nightfall
And you’re not here
To get me through it all
I let my guard down
And then you pulled the rug
I was getting kinda used to being someone you loved